巴拉巴拉小笼包√

命中注定我咸鱼,哎嘿,最爱的数字375.378.582.816.600

【长沙会战】#佛爷自述#

#长沙会战#原著向
#修后重发#

1942年12月24日,长沙

寒风像是裹着刀子,呼呼的把人的脸刮的生疼,今年的长沙似乎异常的冷,麻质的军装早已在长时间的战斗中磨损破坏,露出了陈旧的里子,衬字里的棉花已经被压实了,失去了御寒的作用。有些亲兵便学起了早年打猎练靶那套,挖一个雪窝,倒确实有些作用。
  轻轻摇了摇头,单手握拳轻轻磕了磕有些阵阵刺疼的额头,深吸口气渐渐嘘出,稳定下心神,收拢住因为疲惫而开始散漫的注意力,余光扫向身侧的警卫队长,胳膊上渗出的殷红,透骨的枪眼并不能使这个东北汉子产生丝毫的怯懦,反而更激得他眼里几乎冒出火来。如今他蜷缩起瘦削的身躯,深深地埋伏在了提前挖好的雪窝里,用那只健全的胳膊,举起单筒望眼镜艰难的搜寻着前方目标之地。
  物资的匮乏,战斗的紧张,对亲人的思念,一层层的压在了这个身旁这个将近一米九的汉子肩上,曾经丰腴强健的身躯,如今消瘦不堪,体魄锐减但是心性未曾有丝毫的磨灭,如炬的双眼,眸子里虽有暗淡,可是坚毅凌冽之色,让此人犹如一匹饿狼。
对胜利的渴望,对家人的期盼,对未来的憧憬,是支撑他保家卫国去永不磨灭的信念,也是支持他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抬头虚眼望向天际, 漫天的云霞在慢慢的消散,通红通红的。老九一直说那是什么反射,什么光,自己从来不信,那分明是血,那是带着人的体温从身体里喷涌而出的黏糊糊的玩意儿。多少个年头了,兄弟们流的血太多了,多的,已经漫上天了……
  距离上一次小鬼子密集的进攻约么已经过了两个时辰,没有主战,没有冲杀,只是时不时的甩些散子,游击扰乱人心的打法,唬人的,没啥攻击力。喉头腥涩,唾的啐出一口带血的痰到一边,从衣襟内衬里掏出已经磨掉了漆的怀表,大冬天的,还呼呼的冒着热气。打开盖子却发现这块身经百战的怀表,尽管一直贴身放着,还是在上一次炮弹密集的投射中震坏了。

“嬲的。”

  想了想也还是没有把它扔出去。扣上盖子手里攥了攥,放回了原来贴身的那个口袋
  翻身抬头探出雪窝四下看看,周遭依旧如常,并不见有进攻的引信,几发散弹袭来在身边炸开,撩起阵阵浮土掺杂着厚雪炸落一身,瞥眼看向身后雪窝上那些蒸腾的热气,没等着出声,身边便响起密集的子弹声,霎时间,沙土飞扬,眼前一片狼藉,硝烟弥漫,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凭着听觉,感受到阵阵弹射,呼的耳边擦过一枚子弹击中了耳侧的一块石头,碎石嘭的炸裂开来,碎石击打到肩膀上,顾不得许多,侧身大喊警卫长让大家注意隐蔽,千万不能暴露,现在还不是时候。
  天色如墨,倭子们的子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密集,估么着又过了一个时辰,应该差不多了。
  举起手电朝向后面的通讯兵晃了晃,看着后面那几个小犊子飞速的架起了几门火炮,眼里像是着了火,就是现在。

兄弟们  机会来了。

#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by.墨轩&夏微凉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