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巴拉小笼包√

命中注定我咸鱼,哎嘿,最爱的数字375.378.582.816.600

[百日启副DAY94]二十年

这里新人墨轩……赶时间写的希望大家不要批的太狠
我眼中的启副,深沉,平淡
文章的时间轴私设如山,脱离原著
至于喜的还是虐的……我自己也不知道……
————————————————————————

二十年,其实过得很快。

二十年前的阳光和现在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二十年前的花香却比现在更加浓烈,时间是会打磨一切的,它不比那雕花御酒,再远长的回忆,也会在淡若流水的日子里,越飘越远。
直到消失不见。

今天没有什么不同,他依然是早早地来到了指挥部,带着一身的疲惫。右臂用纱布包裹着,白色中透出点点殷红,晕成一片,和身上的墨绿军服一比很是惹眼,剑眉因疼痛有些清淡的蹙紧,虽然惫困交加,但深沉的倦意遮不住欣然和兴奋。

小鬼子,终于被赶出中国了
他张启山的使命完成了。

虽然有血,有汗,有泪,有痛,但总算是结束了,不过这牺牲的人,未免多了点。
当然也包括他。
沾了灰的墨绿军服在战场上不可一世,挥斥方遒,带领着千军万马,尾巴压扣马刀一直高举着,在一次次致命攻击中灵巧地闪躲,在一次次绝命境地中带着兄弟们走了出来。他成功了,他完成了使命。但只有他和副官知道,事实上第一次攻击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右臂,那片深沉的墨绿被搅成一片浑浊。

“佛爷,你的胳膊……”
“恩?”
“佛爷,我……是您的下属吗?”

副官上前一步细细端祥着他的佛爷,这样看着他不是第一次了,但自己还是仔细地把温柔的目光柔柔的洒在他完美的侧脸,精致的耳廓,挺直的鼻梁和抿成一线的唇,和平时别无二致。他小麦色的脖颈下透着一点点锁骨,那里端叩着的是一个只会在二人激烈时现身的异兽。
简单,柔和,不失阳刚。
恍然间看那人的身形顿了一下。
“对,你……一直……只是我的下属。”

一直一直,只是
————————————————————————————

二十年的时间并不短。

战争结束后的他们各奔东西,因为权力的架空和国共两方的内乱他们被迫分离,当时意气风发的将军和凌厉青涩的下属早已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这时的副官早已另谋他职,因为果断和老辣获得了上峰的青睐。

在长沙张府的门口那异常熟悉的街道上漫步,二十年前的阳光和现在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二十年前的花香却比现在更加浓烈,当年的街头巷尾的黄包车都已消失,大佛在日月洗礼战火硝烟中也有些失了颜色,很多地方已经残缺了不少,原来的张府早已被国家征用,现在成为了革命宣传处。副官回来时正是初夏,草木葱茏,一些在枝子丫杈上正冒着新芽,一片寥落的生机。

他约了他,在张府街道旧址旁边的小馆子,他们辉煌时代留下印痕的地方。

他早早地来到了这里,却发现他来的更早。再次看见他时很副官惊讶,二十年的时间很长,让他有了种面目全非的感觉。他的皮肤不再是健康的小麦色而变得粗糙暗淡,下巴因为太瘦弱变得尖尖的,但胡子刮得很干净,起来比较精神,曾经梳得向上的柔软头发不再那么整齐,而是剪得很短,直立着像刚从地里冒头的麦茬。他的双眼依然是平静如水,但右臂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让自己回想起来那块浸着殷红的纱布。
这样的外表已经胜过千言万语,告诉了副官,这十年他过得好不好。

察觉到了惊讶的目光,对方先柔和地笑了,笑起来眼角竟然有了细小的皱纹。

“很惊讶吧,这样狼狈的我。右臂……废了”
“是吗,治不好了吗……”
“因为是残废还是国党的人,以前脾气又冲,没有地方敢收我。”
“早就不下地了,这事儿,损德。”
“……”
“现在帮人打打下手,挺好的。”
“……”
“你呢?”
“……佛爷”
“……别叫我佛爷了,为你好,也为我好。”

他从洗白了的工作服口袋中掏出一盒很便宜很低劣的香烟,熟练地抽出一枝点上,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呛人的烟雾在他身边缭绕,让副官有了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公会宣传的时间到了,小馆子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很多穿着熟悉衣服的小屁伢子像小时候的他们一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呆呆地看着那些快乐的学生,仿佛看到了一个小男孩,跟在一个大一点的小孩子后面追逐着。

今昔是何年,以致物事人非?
时间依然肆意挥洒着他们的青春。
“回不去了吗……”
“……现在回头看,当时真是太年轻。”

淡淡闭上眼,跳跃的全是一幕一幕的画面。
男孩托着腮看着高远的晴空,脸上铺满阳光,眼中沉淀这更深沉的蓝,后面追逐着一个更小的娃子,一脸干净笑得灿烂。
少年脖颈上柔软深色的围巾映着寒风中红扑扑的脸颊,远远地扔了一个雪球,一个男孩跟随着他,在雪地里踩出深深浅浅的脚印。
青年笑起来总是带着几分阴狠的顽尔,眼波颤动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身后跟着一个少年,神情中带着敬畏的追随和馨香,微笑坚毅的如此的令人动容,却氤氲着那么深沉而又隐晦的哀伤。

“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

他们的曾经像黯淡无声却淡藏芬芳的幻灯片,影像并不清晰,安静得只剩下心跳。
睁开眼。眼前已是空无一人。

二十年前的阳光和现在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二十年前的花香却比现在更加浓烈。

外面,花香依旧。

By.墨轩&夏微凉

评论(7)

热度(35)

  1. 老九门启副主页巴拉巴拉小笼包√ 转载了此文字